三月愁

腐烂的,和正在腐烂的



  鼻尖环绕着熟悉而又甜蜜的桃香,耳畔边传来微弱的喘息声,窗外鸦群站在屋檐上发出的低鸣,睁开双眸,是她如春日樱树下拍照时灿烂的笑容,指尖透过单薄的衣物传来暖意,不够还不够




   我尝试着想起与她一起的日子




  四月和风细雨,在后院的松柏树已经重新长出青绿色的嫩苗,春日季节潮湿她的桌面上凝起水珠,在她走前留下的信被水珠染湿,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只是看着,似乎也能想起她手中执笔,皱起眉,眼眸认真,在信纸上落下寥寥几语




  如果我当时在她身边,我一定踏着安静而缓慢的步伐走到她身边,在她脚边蹲下,握着她压住信纸的那一只手,轻轻的告诉她,我爱她




  十一月朔风凛冽,院子里积满厚雪,松柏被白雪笼罩,她在后院里被冻的鼻尖微红,发梢沾上零星的白雪点缀,阳光从松柏针尖状的树叶中穿透,倾洒在她秀净的脸上,口鼻间呼出温暖的白雾




    我还拥有着与她的回忆,但我不再拥有她


-



以前随意的,原本想写完四季然后发现我没耐心了

我和苞曾经好近,我今天就在彩虹玩,可是我没去那边,我在楼上睡觉了哭了我真的哭了

突然想发展成玄幻类型的kkkk

阳春白雪(二)

ooc🈶️

短小




"

抬手撩开白雾纱,抬首便入了金炫廷那勾人的双眸,不自然的转过头,转头便是她那赤色鎏金的裙角,离那场宴席已过几日,每每夜晚阖眸时,脑中便是金炫廷似披月的背影


今日才知又要在国宴上再见她,心中不知是忧是怒,抑或是两者皆有


安坐后耳闻她的轻笑声,不知是怎金知妍怒极反笑,一双美眸弯起,眸内却毫无笑意,金炫廷不由得缩了缩身子,金知妍端起酒盏小试


“又见琴师”


闻言指尖颤抖,将扇收起轻力敲打掌心,这样的美人儿可不是什么小白兔了,皱眉佯裝稍有歉意


“公主”


看出她的歉意,心中却仍不解气,望去她杯盏中是茶而非酒,杯沿留下嫣红,抬手轻巧在杯身轻点,金炫廷将她的举动皆纳入眼中


眸内怀春,清嗓启唇笑道


“琴师可知那日一杯烈酒下肚,让我好生难受?”


言下之意便是让金炫廷赔她一杯,闻言不禁低头嗤笑,她倚栏,开扇轻摇,另一手握起被金知妍饮过的杯酒


看着满杯烈酒,估摸着一杯烈酒下喉,伤喉又坏神,却又无甚迟疑,仰首饮下,酒气上涌,心中暗夸是好酒,面颊微绯


赤唇绯色,金知妍似乎明白为何她被人称为妖女,欲拿杯盏,垂眸才惊觉,金炫廷手上拿着就是自己那杯


抬首入眼帘的却是她折扇上的翩翩双蝶,绯色万千,许久见她无下一步,轻皱眉头伸手拨开她折扇,却见金炫廷双颊粉云,眼中朦胧似陷入过往回忆


“金...”


话不过刚出口,便被她用微凉指尖抵住唇瓣


“这酒好醉人”


她语气三分哄七分骗,吐息间仍有着烈酒醇香,语落便倒在金知妍肩头,金知妍一怔却是没反应过来


约莫着一炷香的时间,金知妍终于重新开口,却是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无奈望向桌上玉杯,温声道


“金炫廷,莫要再挨着我了”


金炫廷倒是听话的坐直身子,抬眼相视许久,只落下一声叹息,伸出手拢了拢下滑的披风,金知妍倒没说话只是依旧看着她,打趣道


“你们江湖人都如此轻浮吗?”


挑眉将扇收入怀中,眉眼间却是含着笑


“你们皇家子弟都如此假正经吗?”


摆正身姿,抬手指着桌上玉杯,故作大度实则也确实是大度道


“杯酒释仇,今日我就原谅你了”


金炫廷轻轻瞟了她一眼,口中小声说了一句


“假正经”


金知妍眸中似藏有利刃,刺向金炫廷,只是看见她唇边含笑,便知道她是故意而为,冷哼一声


她抬手从怀中抽出玉簪,上边镶着那日金知妍颇为喜爱的西域宝石,只是却比那日要更好看,不知是玉衬石或是石衬玉,她伸出手中白玉衬得金炫廷的手也似上好白玉


“既然释仇,便顺便收下”


她淡淡一笑,伸手接过,玉簪微暖


“我自是要回礼的,琴师你想要什么?”


金炫廷不语侧头抬首望向高处烛灯


“不如...”


耳畔传来曲声,却无那日金炫廷拨的悦耳,金知妍亦不着急便坐着等,金炫廷回首抽扇轻摇,眼中似笑非笑,温言软语,如春日流水


“不如要你一生平安”


伸手轻敲她肩,耳尖泛粉


“轻浮”


一声轻斥却换回她如铃清脆笑声,金炫廷侧身轻倚栏,一缕青丝从簪中逃出,金知妍下意识伸手帮她将青丝绕回,靠近对上她干净双眸时才发现自己的动作有多冒犯,想收手却被她轻轻抓住衣袖


“我是真心要你一生平安欢喜”


她柔软青丝轻蹭掌心,垂眸,抬首,相视间金知妍指尖轻颤,金炫廷轻笑道


“你这一生平安欢喜,我便足矣”


"

阳春白雪

试一次中篇(?)可能长篇(?)也可能中途弃坑


我没试过古风长篇有bug请一定告诉我,写的不好也可以告诉我👌🏻


试试水


ooc🈶️


-


"

侧身慵懒坐于高台,赤色鎏金酥肩半露,眯着眼瞳,泛粉眼角上挑,只手握扇骨抬起肘臂指尖稍稍用力开扇遮面,抬颚睥睨大殿中央的人


跪于殿中央的是皇帝年轻的女儿,散落的青丝用簪子束起,眼角低垂眼中盛泪,睫毛微颤不过眨眼间泪在脸上划过几道泪痕


纵使金炫廷也不由得心疼起,不过她还是看到了这小公主薄唇微挑,心中不由得冷笑一番


百官哪见过这等美人落泪之景,殿内唏嘘不已,皇帝也并非冷血之人,见金知妍如此可怜,便挥挥手作罢她来迟一事


她顺理成章的安坐于金炫廷身边,见她坐下后金炫廷将扇收起,金知妍眼中还湿漉漉的,可怜的要紧,但表情却是淡漠而暗沉,向她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端正身子让出位置给她


金炫廷心中讽刺一句不愧是皇家子弟,变脸倒是快的要紧


由西域而来的舞者很快的点燃寒冷的大殿,四周歌舞升平,金炫廷却是没了兴致,坐在身旁的金知妍倒是伸长了脖子颇感兴趣的望向殿中


金炫廷抬眸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是西域进贡的宝石,想着捉弄这个小公主,抬手用扇端指着,声音慵懒而散漫


“想要吗?”


如受惊的野兔一般转过头,眼中有着警惕,就差没把剑搭在金炫廷的颈上


“妖...”


刚想脱口而出‘妖女’二字但最终却收了口,金炫廷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即使收住的话,却没想到金知妍倒是沉下脸,冷声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


“无关,不过你不要我就要了”


说心中毫无波澜倒是不可能,隐约间也会为这人的无故的淡漠而有着怒意


抬扇作势要向皇帝要下这西域宝石,金炫廷知道只要她想要的这皇帝都会给她,她撇了一眼金知妍,看到她颤动的手与纠结的面容,低声道


“不如将宝石镶嵌在公主簪子上”


声音并不大却足已传到金知妍与皇帝的耳中,众人顺着声音向上看去,金知妍似乎有点惊讶的望向她,却看到了她唇角稍瞬即逝温柔的笑意


皇上倒是楞了楞神,咳嗽两声唤回沉浸在金炫廷与金知妍二人美色中的百官


“准”


金知妍挥袖拿过桌上酒盏一饮而尽,以压抑心中颤动与脸上红晕,身旁金炫廷仍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小公主害羞的模样


心中狠狠暗骂金炫廷


妖女,不愧是妖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帝让她在台上拨弄一曲,她起身后方听到这一句疑问,嘴角依旧含着笑,在金知妍眼中金炫廷依旧在嘲弄她,但她眉眼间的笑意却明朗的很,终于将手中扇放下


“原意想要你欢喜,现也是想要你欢喜”


她撩起长袖,指尖轻拂琴弦,琴音便如潺潺流水绕于她身,不知是不是刚刚一饮而下的酒意上头抑或是金炫廷刚才的话,眼前朦胧,金炫廷的背影也恍惚披上了月色


她听见金炫廷又开口了,她将手上的杯盏握紧,她听见她说


“那你现在欢喜了吗?”


"

即俗又燥,是我本人


ooc🈶️


可能有点乱



1.


繁星四月,夜晚窗边吹来潮湿的凉风,吐息间是雨后清新的气息,金知妍站在窗边往外眺望,院子里的枯枝冒出青绿色的嫩苗,温黄色的灯光倾洒在她的身上,风铃的铛铛声回响在病房中,偶偶房外有着零落的脚步声,随即也回归平静


耳边传来细微而又熟悉的声音,金知妍眯起双眸,她听到这声音回旋在耳畔边,带着风声与夜色而来,指腹轻轻敲打着敲着窗木,口中流露出几个音符


拿起放在桌面上的信,信纸已然泛黄褪色,上面的字迹被水打湿变得模糊不清,还看得清的字写的整整齐齐,金知妍眉眼低垂眼中充满着怀念轻轻的抚过上面的字迹


2.


金炫廷从后拥住了金知妍将头埋在她颈脖间,带着疲倦合上眼,带着初春凉的肌肤贴上金知妍温热的身上,她不受控制的颤栗了一下,转过身把手抵住金炫廷的胸口“姐姐好冷,不要抱着我”说话时还有着没睡醒的懒音,朦胧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指尖


笑着将手从衣服的下摆伸入,环住了她纤细的腰,将唇印在她的颈脖间,伸出温热的小舌如家猫般,金知妍被她弄痒,轻轻推开她,金炫廷抬起头清澈的猫眸中有着疑问


“等一会有课,不可以”


伸出手指在她的额头上隔着刘海轻轻一点,她作势要咬金知妍的手指,顺着她的手指吻住了她的唇,一点点的描绘着她的唇边,但又很快的离开,伸出手捏住金知妍泛红的耳垂,放低音量在她耳边低喃


“今天不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噢,姐姐乖一点吧”


直起身子,金知妍看着金炫廷有点闹脾气的转过身去,脸上笑意依旧


“姐姐?”


凑到她身边亲亲那人紧闭的嘴角,她无奈叹息,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放在手心,有点僵硬的转过头去


“要去学校也可以,先带好戒指”


抓住了金知妍的手沉默片刻,她也不将手往回缩,帮金知妍将戒指带入无名指中,并俯下身落下一吻,她眼中载满了璀璨光华,那双眼睛里倒映着金知妍的身影,些许的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倾洒在她的眉眼间


金知妍跪坐在床上阖上双眼神圣如吻至宝般的在金炫廷的唇上留下一吻


3.


再次努力回想时她只看到金炫廷唇上勾起的弧度,与隐约间金炫廷眉眼的温柔


4.


茭白的月光透过后院的树枝,金炫廷抱着袜子躲在屋檐下坐着懒人椅阖上眼眸,夏季的蝉声实在是吵得要紧,金炫廷睁开眼入眼帘的是金知妍放大了十倍的脸,被吓了一跳,轻轻在她的肩上锤了一下


怀中的袜子被吵醒,从金炫廷的怀里跳下来,蹭蹭金知妍的裤脚,她伸出手拉住了金知妍的小尾指,不知是哪的无名小花,花香四溢环绕在她们身边,金炫廷稍稍用力将金知妍拉入怀中,她抬头便看见她的眉间染上了月色的温柔


“年年月月,岁岁如此”


往她怀中蹭了蹭,靠在她的肩头,听着她口中哼的不知名童谣,突然头顶传来她的轻笑


“你看,袜子多可怜”


金知妍顺着她视线瞧去,只见袜子一个人躺在地板上,尾巴无意识的晃来晃去,环紧她腰,语气无奈


“shaki太重了,只抱得下shaki了”


5.


恍然回过神,她已不在金炫廷的怀中,今夜看不到月亮,夏天将要再次到来,只是这个夏天不再是那个夏天了


6.


金炫廷如往日一般坐在书桌旁读者友人从远方寄来的信或是报章上过于浮夸的报道,金知妍放轻了步伐缓慢而温柔的一步一步靠近她的身后从后搂住了她,金炫廷嘴角不自觉的扯出笑容仰起头在金知妍的下颚留下一吻,她伸出手拿过了金炫廷手上的信,看着潦草不清的字迹,皱起眉头


“是谁的信?”


“是一位在学习韩语的外国好友”


她低头看着信上错乱的语法与用词没忍住轻笑出声,金炫廷伸出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肩头


“可不许这么嘲笑人”


金知妍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唇,她的吻从来都是柔软而缓慢的,离开她柔软的唇瓣,拭去唇角的银丝,金炫廷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衣摆,微微喘气


“我必须要去外国留学了”


她的身子怔了怔,她伸出手捂住了金炫廷的双眼,使她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变化


“你是说必须?”


“是的”


金炫廷松开了握住她衣摆的手


7.


“我固执而又自私的爱着你,我本想占有你,永远与你停留在这,但这是不对的,我吻过你的唇,所以我没有办法忘记你了. ”


8.


金炫廷看着金知妍把一封信塞进了行李箱中,随即又回到书桌上执笔书写,她看着她的背影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终于在她打算转身离去时,金知妍终于故作轻松的开口了


“什么时候回来?”


“下个冬天吧”


她没看到金知妍的反应


就在她转身后金知妍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到她目光所触,直到听到家门被打开又重新关上的声音


她看着自己手中开始渗透进纸张中的墨水,口中低喃


“夏天不过刚开始,我已经开始想念你了”


9.


“如果你会乘坐飞机回来,那么我会是第一个在机场拥抱你的人,如果你是乘船回来,那我一定是第一个牵着你手的人.”


10.


时间过的太慢了,这每一天对她们似乎都是煎熬


就在看完这封信后的金炫廷,并未想过太多,随即在信的背面留下了一句


“你说你吻过我的唇,所以没办法忘记我,那么我想我也不会忘记你,因为我曾吻过你的眉眼”


金知妍笑起时眉眼弯起,眼角含笑眼中的璀璨从笑眼中洒出,金炫廷曾吻过她的眼睛,密密的吻如雨点般降落,她爱极了她的眼,她曾在跨年正点时在人潮拥挤的角落亲过她的眼


金炫廷也曾见过金知妍眉目低垂时的模样,如一只纯洁无害的兔子露出了自己的致命弱点,但你却没办法下手伤害她,你只会想保护她


11.


她时不时会收到金炫廷在国外游玩时的照片,她似乎高了点又好似瘦了点,她抚摸着照片里头的她


想念似乎会突然的在一个夏日炎热的夜晚如同藤曼一般疯狂的蔓延至全身,如坠入玫瑰丛中,芳香肆意却又刺痛不已,这是相思病,金知妍咬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这么想着


她需要金炫廷,她需要见到她,她的精神与身体都同样的需要金炫廷过于热切而温柔的安抚


她打了一通电话给她,金炫廷非常迅速的接起了电话,双方却都沉默了


沉默最终是由金知妍打破


“我需要你,现在”


眼泪失控的从眼中流出,捂着嘴巴哽咽着,金炫廷的沉默的时间足以让她全身的血液被缓慢的放干,将头埋进枕中


“抱歉,我,我只是有一点想你了”


12.


她从未想过金炫廷会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出现在家门,她的头发被雨打湿粘附在脸旁,风衣将门外的风雨带进来,打湿了袜子最爱的地毯


眷念与柔软的目光落在金知妍的身上,金知妍曾经只能倚仗过去零星的破碎的片段慰藉。她以为这已经足够了,但直到看到了金炫廷后她才发现,根本不足够,那些零碎而破乱的回忆根本的不足够度过漫漫长夜,不足够度过春夏秋冬


金炫廷凑近时身上还带着雨的味道,清新而又潮湿,她们之间的火苗只需要一个呼吸一个眼神足以变成猛烈的大火,她的吻很凉印在温暖的皮肤上让金知妍颤栗,金炫廷在金知妍的颈间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


离开她的颈间,抬起头便看见了金知妍含笑的眼睛,金炫廷不自觉的掉入她的笑眼中,将唇印在了她的眼睛上,她的吻如雨点般降落,不过多的停留如蜻蜓点水一般,直到遇到了金知妍的唇,她终于加深了这个吻


“如梦似幻,你的吻”


13.


“我与你,像是一场梦,如果清醒后会失去你,那么我愿意永远的沉睡”


14.


冬日到来,金炫廷在积满雪的后院树下描绘着什么,阳光穿透松柏针尖状的枝叶倾洒在她的眼中,她看着朝她走来的金炫廷,眼睛挂上笑意,眼中盛满爱念更深的却是怎么也解不开的忧愁


金炫廷摘下红色的手套将温暖的手捂住金知妍被冻的泛红的耳朵,口鼻间呼出温暖的白雾模糊了她的脸,金知妍看不清她的脸也没听清她说的话,勾起唇角,凑前吻住了她的唇


湿润而冰凉的划过金知妍的唇角,当她想看清是什么的时候,金炫廷用力的拥住了她,呼出的热雾弄痒她的耳朵


“雪融化了”


15.


“我的爱人,我该怎么样才能继续留在你的身边?”


16.


离别来的很突然,那日她上完课后推开门后金炫廷一手拖着行李箱,她楞在门口,金炫廷轻轻的拥抱住了她,她感受到金炫廷轻轻的在她的头发上留下一个吻,她信誓旦旦的说


“等我回来”


随即拖着行李箱与她擦肩而过,关上了门


她信誓旦旦坚定的这么说着,可是金知妍却觉得她要永远的失去金炫廷了,在她离开后金知妍站在门口一时的回不过神


直到她看到了书桌上的那封信,颤抖的拿起,却没有力气打开,终于无法压抑痛苦,她将信小心翼翼的捂在胸口,蹲下失声痛哭


17.


旭日初升,漫漫长夜终于度过,她已经等金炫廷五年有余了,等待实属漫长而又枯燥,她带着那些曾被她认为不过分毫的回忆伛偻着继续向前,等待就像一条错综复杂的小巷,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尽头是否是金炫廷


她拾起落在窗边的花瓣夹进信封中,信封中装载着金知妍于每个春夏秋冬而存下的花朵


“我不知道你的地址,或许你可以亲自来领走你的信”


“以及还在等待你的我”


不过是双标罢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cpf什么时候也分高低贵贱了?不喜欢的就不要看嘛,上演一些自己杀死自己的行为非常的可笑

Summer lover

ooc🈶️

我极度失去意识流


1.


金知妍在疲惫的离开家中的花园,路灯忽闪忽闪,雨滴落弹起打湿裤腿,家门铃声忽响,父亲推开门后迎来了这个夏天的第一个客人


她想她一定会和这个人相处的很好,她倚着楼梯的扶手,在二楼往下看着金炫廷有点狼狈的样子,直到她第一次被这个人无视


“嘿,要和我一起去跑步吗?”


金知妍在她离开家门时碰见了也打算离开的金炫廷,她只是低着头,手上还滴着水,打湿了木制的地板,匆匆从金知妍的身边离去,甚至没有用她那一双如同街边小猫般可怜兮兮的眼睛看她一眼


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汇,直到那一天的下午,那是一个炎热潮湿的下午,父亲再次开始在家中的客厅开始了他的讲座,金炫廷被他的盛情邀请为难住了,金知妍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戏虐的笑意,她在等金炫廷求她,或是说求救于她


直到金知妍等到不耐烦时,金炫廷终于朝她招招手,那是她们之间第一次的双向对话


“嘿,我差点忘了我要和你跑步”


金知妍不可置否的点头并极为嚣张的嗯了一声,走上前去自然的揽住了金炫廷白净而略带夏凉的手臂,她感受到了她突然的一怔与僵硬


“抱歉父亲,但今天她是我的”


她爱极了金炫廷向她示弱时的样子,眉眼低垂低头的样子可以看见她露出白皙的脖子,她对金炫廷的身体有着奇怪而又不知从何而来的渴望


2.


她转脸不认人的速度快得,让金知妍有些惊楞,在离开了金知妍家后她甩开了她的手,金知妍不满的凑上前去,金炫廷却又马上往后退了一步


“你知道吗?你真无礼”


金知妍说话咄咄逼人,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金炫廷靠近,这时她才看清,金炫廷泛红的耳朵与白皙肌肤上的淡粉,一时的不满全被她的反应被扑灭


“抱歉,我只是,不太习惯和人太亲密接触”


随着她的靠近,金炫廷脸上的粉越发明显,她还是选择放过了金炫廷


“也不用习惯和人亲密接触,习惯和我就好了”


金知妍说这话时并没有看着金炫廷的眼睛,金炫廷也只是像个呆子一样点头


3.


“你会爱上这个地方的”


金知妍与金炫廷相遇在早晨的花园里,金炫廷藏在了树荫下,手上拿着一本本子在写生,金知妍将浇水壶丢去花园的一角


“去海边吗?”


难得意外的,金炫廷缓缓抬起头直视着金知妍,她讨厌极了金炫廷这时的眼神,冷漠,空洞像一具失去灵魂的尸体一样,但她点头了


金知妍拉起她,她在她的衣服上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玫瑰香味,皱起了眉,金炫廷注意到她的皱眉


“阳台上的玫瑰是谁种下的”


“是愚蠢的我”


金知妍却感受到了金炫廷因感兴趣而变得热烈的目光,金炫廷有点试探的问


“你不喜欢玫瑰?”


“太喜欢了,但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你”


“谢谢”


那是金知妍第一次看到金炫廷笑的这么热烈,就像一朵玫瑰


4.


“我怕水”


当金知妍冲向海水时,金炫廷站在干燥的沙滩上小声的说了一句,海风在耳边呼呼,金知妍的长发被风吹起,金炫廷眯眼看着她


“你现在像极了一个自由的人”


她离开了水冲向了金炫廷,她伸出手抓出了她,金炫廷的手像是怎么样也不会变暖,即使在阳光下是带着凉的,当她的手抓住金知妍时,金知妍的脸上如无意外的出现了笑容


“我从前不像吗?”


“我不知道你从前的样子,但这几天在你家,你像一个被困在那的公主”


金知妍若有所思的点头


5.


家中的音乐厅,金知妍在里面轻轻起舞, 在歌曲停止后金知妍有点脱力的倒在了沙发上,这时她才看见倚在门框那带笑看着她的金炫廷


“很漂亮,像一只蝴蝶一样”


金知妍抬起手向她招手,金炫廷乖巧的一步一步朝着她走去,金炫廷伸出手抓住了她将要滑下去的手,与她一同躺在了沙发上


“我想我是疯了,这是我第一次与一个不过认识了一个星期不到的人如此的接近”


金知妍听到金炫廷有点不可置信的语气时,金知妍笑了出来,她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像一个刚成熟的水蜜桃,她凑上前去,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那么我也一定是疯了,我竟想和一个不过认识了一个星期不到的人接吻”


“来”


金知妍把头埋在金炫廷的颈间,她只要一抬头就可以亲到金炫廷的下巴,但金知妍抬眼看去,只看到了金炫廷淡淡泛红的耳尖,与那带着少年气腼腆的笑容,在金炫廷身上她可以闻到阳台上种的玫瑰所散发的香味


“来接吻吧”


她合上眼,嘴角微微上扬,金炫廷会靠近她的,柔软香甜的玫瑰香贴向了甜腻却也淡雅的唇瓣上,她的吻不急不慢从唇角描绘着唇,她们的吻不止于浅尝,金炫廷停顿了,她睁开眼带着水汽双眼直视着她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6.


餐桌上,父亲与其他邻居朋友高声谈论着,金知妍与金炫廷有默契的对上双眼


“金炫廷请你专注听金教授的讲课”


金知妍压低音量在金炫廷耳边故作正经的说着


“金教授?是金知妍教授吗?”


“是的,女士哈哈哈哈哈哈”


金知妍被一本正经回答她的金炫廷逗笑了,一时没忍住放声笑了出来,当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她身上时,金炫廷与她十指紧扣


“抱歉各位,我想起我的论文结尾并未完结,失陪了”


金炫廷大胆而又认真的为她撒了谎,金知妍努力抑制着自己想要上扬的唇角,金炫廷抓住了她的手,她的眼清澈见底,她唇角藏着的刺,顺着吻刺进了金知妍的心中,太痛了,金知妍口中低声喃着,却环抱住了金炫廷,窗外枯枝重新长出青绿的嫩苗,金炫廷的吻落在了金知妍的耳垂,金知妍有点痒的推开了她


“玫瑰开花了吗?”


金炫廷抬起头抵着金知妍的额头,温热的指尖顺着眼睛鼻子,唇上缓缓的划下


“我手中的玫瑰已然盛开”


金知妍张口咬住了她的指尖


“我想死在你的怀里”


7.


金知妍在水面上飘飘浮浮,金炫廷怕水坐在了泳池边,眯眼瞧见那人目光绵长而悠远的放向远方,伸出手勾住了她的尾指,对上她双眸,过于炽热的天气,需要皮肤贴着皮肤的解暑


金炫廷顺着她的手缓缓进入泳池,白色的衬衣被水弄湿贴附在皮肤上,金知妍将唇送上她的唇上,金炫廷贴着她的唇


“你是海妖的话我就是那甘心死在你歌声下的水手”


她吻住了她,她从未如此欢愉过,她甚至从未想过自己会和这个人如此相爱,金炫廷在她耳边一遍一遍小声的说


“我爱你”


8.


她躲在了花园里,金知妍抓住了她,金炫廷笑着与金知妍倒在了草丛里


“我爱你”


金炫廷说


金知妍用唇制止了她接下去要说的话,太热了,金炫廷停下了她们的吻,金炫廷倒在一边的草地上,她抬起白净的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金知妍撑着脑袋在一旁看她


“我要走了”


她抓起她的手吻如雨点般落下,手心里的水滴不知是树上果子太熟滴下的汁液还是金知妍头发未干流下的水


“为我留下,拜托”


金知妍的眼泪实在太烫,夏日孜孜不停的蝉鸣声依旧遮不住她小声的抽噎声,金炫廷轻轻的吻掉她眼角的泪水,金知妍抓住了她的衣角


“我不会忘记你的,所以请你也不要忘记我”


“好”


9.


金炫廷走的那天金知妍并没有去送行,金炫廷与来时一般只是衣服上别着一朵玫瑰,在烈日下站了许久没等来金知妍


金知妍坐在地下酒吧里与朋友开心的畅谈,脸上笑意没因金炫廷要离开而变少,金炫廷顺着她父亲所说的地点来到了地下酒吧


她只是站在了酒吧门口,看着金知妍站在舞池中摇动着身子,与朋友谈情,那双眼中却依旧平淡,只是暗沉了许多,金知妍转过头时才看见站在门口的她,“金炫廷”三字几乎脱口而出,但她只是把双唇紧闭


金炫廷终于笑了,她的笑容热情而亲切,那是一种陌生的笑容,就像是她面对金知妍烦人的父亲时才会出现的笑容,她张开口说出了什么,杂吵的环境,过于遥远的距离,金知妍没能听清金炫廷说的那句


“goodbye my summer lover”


10.


金知妍时常在晚风吹来带来潮湿而充满花香的气息时想起金炫廷,她倚在阳台边想着她从未过问过金炫廷在哪个城市,哪个国家,金炫廷与她就好像一场夏令营,随着夏日结束她们也要再见了,只是不知下个夏日能否再会,抑或是这个夏天后便朝着世界的两端走去


她在花园里找到了那日下午丢在角落的浇水壶,里面放着一两朵的玫瑰,早已枯萎,金知妍看着那玫瑰蹲在树下失声痛哭,她无法忘记金炫廷,她不会因为夏日的结束而遗忘她


她尝试与其他人在一起,但可惜的是,她无法忘记那一朵玫瑰,尽管那一朵玫瑰不属于她





11.


金知妍在每个季节都等待着金炫廷的出现,直到一个秋天,她坐在放映厅看着父亲的讲解,这次没有人需要她的帮忙了,直到她快要睡着时,有人坐在了她的旁边,她想着是谁这么自讨无趣来听讲座


抬起头时,金知妍无意外的跌入了金炫廷的眼中


“嘘”


金色的长发散落在她们之间,唇与唇之间依旧熟悉着彼此,金炫廷的手抓住了金知妍的手,她们十指紧扣,把吻印在了她的眼鼻唇上


就想在画画一样,金炫廷的吻凉凉的,贴在肌肤上引起金知妍的颤栗,已经是秋天了,紧扣的十指,金知妍的双眼模糊,她转过头悄悄的擦去,金炫廷眼底流露出的眷恋与爱,让她无比怀念


“还愿意死在我的怀中吗?”


“百千万次”



雨天

乱七八糟

🈶️bug8⃣️


1.


 

“你知道暗恋是什么样的吗?”

 


中文课上趴在窗边的金知妍突然无厘头的冒出一句

 


金炫廷楞了一下,停下了书写,许久在金知妍也重新低下头认真写着卷子的时候,她说了一句

 


“是我这样的吧”

 


她的声音太小了

 


“什么?”

 


对上金知妍那双干净漂亮的双眼时,金炫廷朝着她笑了一下

 


“窗帘放下吧,太刺眼了”

 

2.


 

暗恋金知妍的金炫廷是个胆小的人


 

她曾无数次想在金知妍对她笑的时候搂住她,在她笑的眼睛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她也曾想在金知妍悲伤难过时,吻掉她脸上的眼泪,在她耳畔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她很珍贵


 

可所有的一切都止于想而已


 

“你是要想到你忘记她那天吗?”


 

听到这个疑问后的金炫廷眨眨眼,最后在笔记本最后一页留下了


 

“那么我可能要想一辈子了”


 

3.

 


她也曾在本子上画过金知妍的模样,一笔一划勾勒出她的眼睛,鼻子,嘴巴,她是碰过金知妍


 

在金知妍把脸凑前,像一只乖巧的兔子,勾起的嘴角,金炫廷的手颤抖着却也端着一副姐姐的样子 


 

她只是用着近乎是碰一碰的力量,在金知妍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金知妍笑着抓住了她的手

 


“姐姐你弹的太小力啦”


 

她的手柔软温热,温度顺着被她抓紧的手传到心里头,冬天的所有东西都是冷的,但金知妍是暖的


 

“好,下次会用力一点的”

 


没有下次了,这个游戏如同把金炫廷最后的屏障打破,她心中满腔的爱意要从一次随意的握手中漏出溢出

 


但最后却在金知妍的眼神中把一切都塞回了心中,那是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她从未在她的眼中看到过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

 


4.

 


学校的走廊很长很长,上面挂满了历届毕业生的名字,金知妍走在前头,金炫廷跟在后头


 

外头的雨不停歇,这场雨是在下午开始下


 

金炫廷心中的雨是在金知妍和她说再见的时候开始下

 


金知妍过于单薄的身躯笨拙的打着一把大伞,她站在雨中朝着金炫廷招招手


 

雨下的太大了,在金知妍把伞丢在地上,她对着她说

 


“我最讨厌下雨了”

 


金炫廷在屋檐下看着她有点狼狈的重新捡起雨伞,她站在原地笑意盈盈的看着金炫廷

 


“姐姐要和我一起顺路回家吗?”

 


她手上的伞是金炫廷的,金知妍从不带伞,金炫廷的袋子里却总有一把伞

 


“我最讨厌金知妍了”


 

她这么说着却朝着金知妍走去,刚说完再见的人却又发出了邀请


 

5.

 


那场道别的雨还是停下了,第二天的金知妍与金炫廷调开了位置,金炫廷了然的点点头


 

“你和她怎么了?”

 


突然的有人问起了她们,金炫廷抬头看了一眼金知妍

 


“哪有怎么了,合理调位而已”

 


合理的调位,不合理的继续喜欢

 


6.

 


金炫廷把本子最后的一页撕下,塞进了柜子最底下那层


 

金知妍再也没感受到金炫廷温柔绵长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


 

7.

 


雨下的频繁,课室里的人走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金炫廷与金知妍,金知妍却意外的先开了口,打破了这一份的沉默


 

“姐姐要顺路一起回家吗”

 


金炫廷抬头就掉入了金知妍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并未闪躲倒是落落大方的点了头

 


“好”


 

她们一如从前并肩走着小巷,东拐西拐的,金知妍曾说过像走迷宫一样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金知妍的,是某一日的下午,她懒洋洋的把头搭在了她的肩上,在她耳边说笑话的时候

 


是金知妍第一次和金炫廷说“姐姐,正好顺路,一起回家吧”那时金知妍的眉眼低垂,像一只乖巧无害的兔子,伸出了手,发出了邀请


 

是在玩游戏时,金知妍越凑越近的脸,以及在耳畔边说的“我爱你”


 

是这一刻,在伞下靠近的金知妍


 

嘴巴是容易被攻陷的堡垒,在金知妍因为口中呼出温暖的雾气变得湿漉漉的眼睛注视下,金炫廷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从胸腔中缓缓的流出


 

“我喜欢你”


 

在凛冬中长出的嫩苗终是抵不过那刺入骨中的冷风,小巷交错纵横一眼看去还是看不见尽头,在那漫长的沉默中金炫廷得到了她的答案

 


8.

 


金炫廷苟延残喘的暗恋终于落下了帷幕

 


9.

 


把金炫廷与金知妍交汇起来的是每一个季节的雨天

 


金炫廷把雨伞放进了金知妍的柜子里


 

她注视着她的双眼,金知妍看到了那双眼睛倒映着的自己,金炫廷第一次如此大胆的在金知妍的眉间留下了一个吻


 

“伞就送给知妍吧,以后就不和知妍一起走了”


 

金知妍还能闻到金炫廷颈脖间的玫瑰香气,她才惊觉她是喜欢的,金知妍看着前方,与金炫廷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