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法大师

有坑不填的人擅长开坑 立志做个刀子手

秋记(上)

意识流 ooc

-


手上拿着把纸扇,平日散下的青丝被玉冠束起,脱下反复厚重的丹碧薄纱长裙,换上傅菁在小铺上买的深青墨云衫,到也是有几分男像,傅菁站在我旁连连称赞她自己眼光好,挑的一套好衣裳,她伸出扇轻点我肩


“穿上这一身,你今日便是男子,自为男子必然是要有气魄一点,挺直腰板了!”


她瞧着铜镜中模模糊糊的身影,打趣道,我自是不会理会的,先她一步离开了她家后院,幸而她家后院外是小巷没什么人看见我俩偷走出来,我双手拢起给她摆了个礼


“傅公子,多谢了”


“哪里受得起孟公子这礼,能与孟公子同游也算是傅某之幸”


我与她相视而笑,我与傅菁在幼时便相识,家父与兄长感情也甚好,我家父更是在我们娘胎时便定下娃娃亲,奈何天公不作美,落地哇哇两声,都是女子,不过家父不执着于这些,我俩一起长大两人性格却也天差地别


我便是那体弱多病之人,人人称赞我读的好书,但也叹息奈何身为女子无法报国,我家中排名第九,兄长平日唤我九妹,傅菁这家伙倒是粗俗要紧,唤我孟老九!想起便气


想着想着便被傅菁拖进了一些胭脂水粉,风花雪月之地,她今日唤我出来便是说要带我长见识,看看这京中美景,唉,我早该想到这家伙没安好心,举起扇子狠狠往她肩上一敲,她痛的龇牙咧嘴,这儿人这么多我还是拉紧了傅菁的衣衫


“孟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倒是要问问傅公子,你说带我看美景,就是来这等风尘之地看?”


“孟公子,美景亦有分,彼美景非此美景呀”


我还没来得及再问这家伙便拉着我往楼上走去,我身上估计染满了胭脂水粉的味道,万一被四姐闻到又要被关禁闭一番,穿过万花丛中,眼角瞬过一抹青色,缝隙中美目倩兮,流光千色,露出白皙美背满房春色,我自是第一次看着般艳景,用扇柄帮她轻带上门


我不用看那镜已知我脸上应是浮上粉云,打开纸扇,遮在我面前,傅菁在前拿银子打发了那老鸨,挑了个好位置安坐在小隔间,把外面的春色阻隔


“美景?”


“我何时让你失望过?”


看她眸中烁着光芒,倒是安抚了我心中的不满,她从小到大确实从未让我失望过,我便安坐在这等着那所谓美景,只是等到我睡意涌上头时,周围却响起呼声随即又重新回归安静,傅菁拍醒我


“看!孟公子!美景!”


我顺着她指尖看向去,顶上一抹青色缓缓降下,一双美目含笑,青色粉莲鎏金裙衬得她肤色白皙,她从天而降如那天上仙子缓降凡间,确是美景,确是美景,她似乎怜悯的看着世人,她属于每一个人,但也不属于每一个人,有人从栏杆边伸出手试图触碰着她,但没有人做到,她终将还是落在地面


不知为何我只是看到她落地后,再无兴致,天上人落在地上,可惜可惜


“这便是美景?”


“还不够美,不过这美景最美的地方不在人”


我瞧着她一脸神秘的模样,也有几分的好秋,凑过头去


“不在人?”


“在琴音,这位宣姑娘做出名的便是那一手好琴,俗语有云,上等人家的文雅便是那孟家孟九妹,下等人家的文雅便是那如意楼的宣姑娘”


“可不敢当,我的琴不过当作小玩意玩玩罢辽,哪有世人传的这么神”


“被皇上亲赐琴的玩玩?”


她又拿这件事来嘲笑我,我没手软一扇子下去敲在她肩上,我这人平日里好游山玩水奈何身体太差,便在家中研究琴书,久而久之渐渐也学会了几个小把戏,却没想到被兄长越夸越大,唉后面的事不说也罢


“小祖宗可别再打我了,我保证!这个宣姑娘绝对不会让你失了兴致!”


在我们谈天的过程中,这人间美景宣姑娘早已退场,场内响起此起彼伏的叹气声,我心中毫无颤动,不过一群俗人罢辽


那老鸨为我们清出条道路,引我们上楼,旁边那些个俗人低声嘀咕着什么,我无意听,便赶着傅菁快快上楼


这楼上只有这一间房,入眼便是那金丽堂皇的玩意,和那皇宫有的一拼,还真是大胆,房内那青衣宣姑娘便坐在塌上,傅菁拉着我走进,那老鸨颇为识趣的走出门顺便关上门


“两位公子请坐”


这道声音冷极了,比那初秋傍夜北风也要冷上三分,可我却并不觉她是这种人,我与傅菁坐在屏风后,屏风上勾画着腊月冬梅图,旁上写着《踏莎行》确是个文雅之人,也确是个陷入情恨之人,隔着一抹屏风我看不清她的模样,浅青的裙摆从屏风一边露出,傅菁悄悄伸出脚踩住了,屏风对面之人停下了步伐,我顿了顿举起手中长扇,傅菁原本兴致勃勃见我如此讪讪收回脚


"家兄顽皮,多有得罪"


"无碍"


她脸上带着浅笑款款步来,眉间一点红梅衬得她更为艳美,她果真是美景,泼墨青丝用木钗束起,我与她便这样相看着,直至傅菁站起挡在我与她之间


"孟公子!你可别看上人家宣姑娘了!"


她一字一句咬字用力提醒我,我没忍下悄然笑出来了,我朝着她点点头嘴上却也提醒了她一句不可胡闹,宣姑娘也没忍住拿衣摆挡着脸清丽一笑


"姑娘,请吧"


-


自那次后,我确是喜欢上了宣姑娘弹琴, 宣姑娘也确实不是一个清冷的人,她很多时候喜欢笑,我的身子骨倒是随着秋季的到来越发疲弱,神识亦没有以前那般好了,临睡用纸笔写下今日琐事


今日又到如意楼听宣姑娘一曲,我们仍是未透露我们为女子的身份,但我认为像宣姑娘那般聪明之人,也定然看穿但碍于情面仍未拆穿,我与傅菁商讨后既然把宣姑娘当知己,那么就在明日中秋夜与姑娘出去玩并告诉她,我们三人甚喜在如意楼小酌两杯,今日宣姑娘在我眉间用胭脂画了桃花,甚是好看


宣姑娘倒是喜欢在街上买些小玩意,虽然傅菁口上说着不玩这些俗物,但还是买了几个玩意拿回去送给她幺妹,我亦不懂这些琐碎玩意,便在小铺上挑了个甚是细致的木钗送给了宣姑娘,宣姑娘泼墨青丝柔极了,那钗束不起青丝,倒是可惜了,宣姑娘倒是喜欢极了这个木钗,收进了怀中笑的花枝乱颤,甚是好看


写到这我停下笔,不该不该,似乎从认识宣姑娘后,这日记中绝大多数都是与她的记录,回看从前自以有趣的日记却变得颇为无趣,偶偶记录在琴书间所闻所悟,园中松柏花丛生长记


“夜了”


窗外侍人提醒我夜已深,明日还要养精蓄锐陪她两夜游,吹灭油灯,今日便结了


-


今日是中秋,家父应了我和傅菁出去玩,我从柜中拿出那件月白流苏檀月裙,原想着轻装上阵,只是傅菁看到后便开始不停口,说这条裙衬的我面色苍白,说已入秋披肩斗篷要穿上,调了个赤色,实在是艳


我与她甚少走过正门,大多因为父亲过于古板也过于的看低我,我随是体弱但出去走走还是可以的,傅菁也不知为何近日愁眉苦脸,一见着我便开始唉声叹气,日日提我要好好保重身体,我无意间看到铜镜才发觉我的脸色确实过于苍白


我平日倒是不怕,只是我怕宣姑娘看了被我吓着,傅菁在家中拿出胭脂水粉在我脸上画起了,刚过一炷香的时间我的脸色确是变得明朗许多


“怎么样我还是厉害的吧”


“是”


“我顺便帮你点了眉心吧”


“宣姑娘点的好看,让她来”


听到这句傅菁不满了,我轻笑,让她坐在铜镜前帮她编发


“这张脸你都上过了,不过这小小的眉间,便让给宣姑娘吧”


她也并非是个冥顽不灵之人,朝我一笑也算是释然了,我与她走到如意楼下等着宣姑娘,她踏着轻步缓缓朝我们走来,身着绀青黛月云裙,眼角淡淡粉红,眸中浮着细微变化,我便知道她早已看出,她走到我身边瞧着我脸,宣姑娘今日甚是好看


“孟姑娘,果真美若天仙”


我指着眉间,宣姑娘巧然一笑明了我的意思,傅菁这死家伙跑去对面包子铺买吃的去了,我本想在旁小贩买,宣姑娘阻止我还念叨着我乱花钱,她指腹在我唇上微微用力,她指尖凉极了,染上了我唇上的胭脂,我便楞在原地看着她,在我眉心细细画下了桃花,甚是好看,宣姑娘笑的甚是好看


宣姑娘外看是梅花实则是那春日桃花,甚是好看


“宣姑娘,你真好看”


“嗯?孟姑娘莫要再看着我发呆了,咱快去吃点好吃的先”


这时我才发现我对宣姑娘的情感似乎不太对,她在前头拉着我的手,她的手凉极了,我手心微微用力回握了她,她的笑意更明显,我脸上应泛起粉云,走到一半我突然想起我们把傅菁落下了


“宣姑娘,傅菁没跟上来”


“你们两个家伙!!!”


傅菁不愧是习武之人,我话音刚落她便冲了过来,我与宣姑娘相视而笑,实着是有趣

春风细雨(二)


ooc
师生反年龄差向

3.

吴宣仪看着这间整洁的洗漱间,她似乎可以看到孟美岐平日里是怎样在这房间里,由上而下的清洗自己,金色长发被水打湿,水滴从她身上滑下,眉眼唇间,颈脖间

她没再往下想,她怕再想内心的躁动会从心中溢出淹没孟美岐

孟美岐听到了吴宣仪叫她,还没来得及摘下眼镜就冲到洗漱间,推开门后,房间被水雾缭绕,孟美岐刚踏进一步眼镜便被模糊掉,刚想开口叫吴宣仪却想起她还没来得及问她的名字

“没事吧?同学”

孟美岐摘下了眼镜摸着墙向前走去,却意外的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少女青春的身体,柔软细腻温暖,孟美岐微微仰头看吴宣仪,吴宣仪的脸上浮着雾气,无法捉摸,无法看清

“孟老师”少女温热的气息钻进了孟美岐的耳中,她耳尖颇为给面子的变成淡粉,少女清澈甜美的声线就好像来自海中妖物引人走向毁灭的歌声,吸引着孟美岐把她交给吴宣仪

“热水器怎么调”

孟美岐推开了吴宣仪,有些慌乱的打开了抽风机,耳尖泛红,雾气被抽走后,孟美岐才发现吴宣仪下半身已经脱光,露出少女白皙芊长的双腿,孟美岐淡红的耳尖暴露在吴宣仪眼前,她的脸上似乎有点疑惑,孟美岐走到浴缸关上了水

“左边冷右边热”孟美岐弯腰试试水温,吴宣仪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过来,孟美岐慌忙的直起身子“你还有什么问题你再问我吧”她仓皇从浴室逃走,关上门前问“你叫什么名字?”

“吴宣仪”

4.

孟美岐坐在电脑前备课,脑中却全部是吴宣仪的声音,无法专注下来

“老师?”吴宣仪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敲门走了进来“我今晚睡哪?”水珠从发梢低落打在地上,孟美岐有点心虚的眨眨眼

“隔壁书房我帮你收拾好了”

少女轻轻的鞠躬道谢,孟美岐点头把视线转移回电脑,眼角间少女的面孔有几分的落寞

吴宣仪走出房间并轻轻的为孟美岐关上了门,她站在卧室门口看着那道门,眼中情绪翻涌,想敲门再说些什么,张张口却又重新合上“不能太快了”

正当她准备去书房睡一觉的时候,孟美岐却推开了门,用一种近乎平日在学校与学生说话的语气,认真而严肃“明天早上我叫你起床,我送你回家”吴宣仪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

“孟老师可以别让我回家吗?”

“为什么?”

“回了家也是没人”

吴宣仪脸上的落寞越发明显,孟美岐好像也发现自己似乎触及到了吴宣仪的伤心事,抬起手想揉揉她头,却在半空中停顿,最后还是拍了拍她肩膀

“没事,那你想去哪里?”语气放缓,她懊恼自己龌蹉的思想使自己失去了的小许的理智

“我不知道”

“不着急,先去睡一觉明天再说”

5.

孟美岐做了个梦,她二十六年来第一次做这种龌龊的梦,她梦到吴宣仪的吻如雨水般轻柔细密的落下,眼眉,唇角,耳垂,呼出温热的气息将孟美岐打湿,唇舌间的争斗

吴宣仪微凉的手指轻轻划过孟美岐的锁骨,孟美岐身体颤栗,她抓住了她的手,她愿意与她沉溺在欲与罪中,但她不可以

梦境破碎在清醒的瞬间,身体燥热,脑海中却是刚才那场春梦破碎的片段,孟美岐解开领口第一颗扣子失神的望着前方

“疯了吗?”

-

本来这章应该有车,但我没开过,待我研习研习

春风细雨

ooc
师生向
反年龄差

-

1.

四月春风细雨,吴宣仪便是在雨夜中见到孟美岐,当时孟美岐一身黑灰格子长风衣,手中握着一把灰雨伞,高跟鞋的鞋跟与地面碰撞,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雨夜中甚是明显

孟美岐自认是个并不热烈的人,所以让她看到一个被雨淋湿,衣尾被淤泥沾染,像一只落魄猫咪卷缩在墙角的吴宣仪时,她选择了无视,当她的走到她身边时,吴宣仪无意识且颇为小声的唤了两个字

“老师”

这两个字就好像这雨滴一般,毫不留情的在孟美岐心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两下,她停下了脚步,雨依旧在下

孟美岐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师,一个过于偏执冷漠的老师,所以她还是把伞放在了吴宣仪身边,帮她遮住了这场春雨,孟美岐的脸被雨打湿,她想在这明明是春天尾巴的雨,却冷的入骨三分

在她慨叹完自己的身体已经并不年轻的事实后,准备迈开步伐,却有一只手拉住了她风衣的尾端,孟美岐眼中无奈,觉得这孩子确实是个落魄的猫

这位老师不但冷漠偏执还是个洁癖,所以她看着吴宣仪却不知道该何从下手,但孟美岐还是克服了心中洁癖,并暗下决心回家把这件风衣给丢掉

孟美岐背着吴宣仪坐着电梯,背后的吴宣仪口中喃喃低语,孟美岐偶尔能捕捉到几个词语,组成了一句最不应该出现的句子

“最喜欢...老师..恋人那种”

这些句话在孟美岐的师德中是被禁止的,她也在庆幸吴宣仪不是自己的学生,喜欢的老师也并非自己的同事,因为她从未在学校看到过吴宣仪,但这样子好看的女学生,总是会受到偏爱的就算是冷漠偏执的老师也会喜爱

但也绝不是恋人之间的喜爱

2.

孟美岐把吴宣仪轻放在了地板上,她进房拿了毛巾出来,却发现吴宣仪已经清醒过来了,吴宣仪有点警惕的看着孟美岐,她只是把热毛巾递给了吴宣仪,思忖许久,终于启唇

“你倒在了楼下,我是你学校新来的老师”

她并不知道吴宣仪是哪间学校的,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猜测吴宣仪是个学生,所以她下了一个赌注

吴宣仪的戒备明显放下来了点,她有点抱歉的朝着孟美岐点点头,她看到孟美岐客厅堆满的备课书籍就知道她是个老师,却没想到是她那间学校的

“老师...”孟美岐打断了她“还是叫我孟老师吧”孟美岐这个人还有点古板

“孟老师抱歉我,我来这边是找另外一位老师的但她不在,打扰您了”

孟美岐表情颇为严肃的点头,表示并不打扰不过举手之劳,但她怎么说也是一个师长,她还是要教育一下吴宣仪

“小事,不过你下次还是要注意一点,大晚上的在外面淋雨,那位老师知道后一定不会开心的”

吴宣仪眼底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孟美岐看不清这个年轻的孩子在想什么,只能在心中感慨一句二十六岁的她已经快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

“好的!抱haqi老师”吴宣仪打了个哆嗦和哈欠

孟美岐也猜到吴宣仪会感冒,拿了换洗的衣物叫吴宣仪进洗漱间洗个热水澡,把湿透的衣服给换下来

吴宣仪一脸抱歉的笑容走进洗漱间,关上门后嘴角却露出了一抹明亮笑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聊天软件,指尖在屏幕上跃动

“我成功了”

-

让我想想腹黑小选怎么调戏正直小岐

晚点起(1)

甜甜蜜蜜睿智文


1.

吴宣仪是在一个盛夏遇到孟美岐的

那时候的吴宣仪高二而孟美岐是高一的学妹

那日在中午阳光直照的时间里高中部在操场集队,傅菁说自己快要变成一只烤猪了,戚砚笛用天生的演技装中暑把傅菁带去了医务室

只剩下吴宣仪孤独一人和其他同学站在操场上,吴宣仪心中狠狠的辱骂了傅菁和戚砚笛这一对狗女女

她无意间看到了站在隔壁班再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子,吴宣仪当时只觉得孟美岐好像在鸡群中的一只鹤,好像有个成语叫什么鹤立鸡群

少女白净的手臂抬起遮住自己的额头,亮晶晶的眼睛因为过度耀眼的阳光而眯起,睫毛随着弯起的眼眸微微颤动,泛红的耳垂和一滴汗水顺着发鬓流到脖子直到没入校服后消失,时不时和前面的同学交头接耳,所露出灿烂的笑容

吴宣仪咽下了一口口水,吴宣仪的脑子里有了一点的黄色废物,所以她真的中暑了

在同学的尖叫声中吴宣仪晕倒了在地上

2.

隔壁戚砚笛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傅菁窝在她怀里大哭说吴宣仪死了她一定会帮她抬棺的

吴宣仪一只手打着盐水一只手打着傅菁

吴宣仪的脑子里还是那位少女的美色,她第一次因为美貌而对一个第一次见的人怦然心动,她决定她要找到那名美少女

戚砚笛听了她的想法后点点头,她表示自己好像有听过这么一号人物,傅菁喝着冰阔落一脸严肃的说

“我知道她是谁!应该是山支姐”

吴宣仪一脸不相信傅菁,她觉得傅菁是个傻子这么柔弱白净的妹妹怎么可能叫什么山支姐这么社会

3.

“山支大哥我作业写完啦你抄吧!”

“哥们小声点隔墙有耳”

孟美岐坐姿豪放且踩着小内八说出一口流利的东北话时吴宣仪在门口差点再次晕倒,傅菁抱歉地说

“我记错了她是叫山支大哥不是山支姐”

就在吴宣仪的理想学妹形象受到打击的时候,戚砚笛朝着孟美岐招招手,吴宣仪和傅菁一人一边还是没能制止戚砚笛的行为

“笛笛!”孟美岐突然软糯糯的说

傅菁这下不开心了“哎哎哎吴宣仪别拦我她怎么叫的这么亲密”吴宣仪把傅菁扯到转角处“冷静啊傅菁!冲动是魔鬼!”

4.

噢原来孟美岐是戚砚笛的表妹,傅菁换上灿烂的笑容宛如一个贤淑的妻子一样挽着戚砚笛的手臂“笛笛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孟美岐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吴宣仪又觉得这个妹妹平时也是比较女孩子一点的可能偶尔才是大哥吧“学妹,我是你表姐的顶头上司吴宣仪”

孟美岐一脸疑惑的看着散发着迷人光芒温柔气息的吴宣仪,惹这个姐姐长得挺好看的可惜是个怪人“学姐好我是孟美岐”

戚砚笛终于开口了不过戚砚笛开口后吴宣仪就想让她一辈子都开不了口

“岐岐这个吴宣仪姐姐喜欢你”

孟美岐带着笑容很客套的回了一句“我也很喜欢这个姐姐”

“那你们马上make love吧”

孟美岐和吴宣仪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空气突然凝结,吴宣仪感受到一股窒息的痛苦,孟美岐瞪大双眼似乎是不相信戚砚笛会说出这句话

傅菁呵呵的贵妇笑了笑“哎呀死鬼!开什么玩笑啦”

戚砚笛一脸捣乱成功的笑容“嘻嘻嘻”并朝着吴宣仪眨了眨眼,吴宣仪并不买账并想就地处决掉戚砚笛

触碰.番外

一发完
前文链接

http://wufenzhiyidexiai.lofter.com/post/1f963b56_ef29976a


1.

在孟美岐消失之后吴宣仪想

孟美岐会在哪里呢?

灵魂都存在了也许这个人在天堂

或者说她以前是个混蛋现在在地狱

2.

吴宣仪想着想着就被自己的异想天开给逗笑了

笑着笑着

眼泪好像也出来了

3.

朋友和吴宣仪说

“你最近终于不再自言自语了我之前还以为你疯了”

吴宣仪愣了愣笑了下

“是啊”和她聊天的那个人不在了

4.

在上老教授的课时打了个哈欠

“哎呀被孟美岐这个人传染了”

5.

每天早上叫醒吴宣仪的不是孟美岐半透明飘在空中的脸

是闹钟

6.

时间真的会把一个人渐渐淡忘

不过一个月吴宣仪已经开始想不起孟美岐的样子了

偶尔她午睡起来时会觉得

之前和孟美岐度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境

7.

所有人都说吴宣仪上半年的时候精神不太好

吴宣仪笑容已经和以往一样灿烂了

但是她觉得她忘记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8.

“哎哎各位,隔壁宿舍有个植物人醒来了”

宿友十分有精神的分享着自己听来的八卦

吴宣仪一边嗑瓜子一边笑问

9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啊?”

“好像是孟美岐”

10.

吴宣仪放下了手上的瓜子有点不可置信地问

“什么?”

宿友一脸疑惑的说

“孟美岐”

11.

“隔壁宿舍是哪一间?”

“b603”

12.

吴宣仪冲出宿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找到那个孟美岐

她觉得她忘记的那一段时间里和孟美岐有关系

13.

她敲敲宿舍门开门的是一个金发的女孩

吴宣仪看着她问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触碰

最近沉迷这种人鬼设定

一发完.比心💞

1.

吴宣仪已经忘记是第几次见到这个鬼了

自从上次她目睹了那一场车祸

她就被这个叫做孟美岐的鬼给缠上了

2.

“吴宣仪你煲的汤要炸啦”

孟美岐飘起缩在角落里满脸惊恐的指着那一锅冒着气的锅

吴宣仪冷漠的挪开了一点煲盖

“你是白痴吗?只是水煮沸了而已”

孟美岐悠悠的从天花飘下来

“我不知道嘛”

3.

“吴宣仪起床啦你今天有课”

孟美岐早上飘到吴宣仪的头顶叫醒她

孟美岐偶尔还是很有用的比如

有了孟美岐之后就再也没迟到过

4.

“这个老教授好烦噢你怎么受的住他”

孟美岐飘在吴宣仪隔壁打了个哈气

“再吵我揍你噢!”

吴宣仪还是很尊重这个教授的

孟美岐撇撇嘴安静的飘在空中

5.

“孟美岐你什么时候会消失啊”

孟美岐感觉自己的心脏受到十万点打击,一脸不可置信

“你竟然想让我消失,吴宣仪你不是人!天地良心我从没害过你”

“你不想被消失的话最好从厕所里滚出来!!!”

吴宣仪在厕所门外呆了半个小时有多

6.

孟美岐无意间在吴宣仪的手机里看到一个联系人的名字,做法大师

“吴宣仪你想谋害朕!”

“放屁,那个是隔壁大学的学生会的推销人员!”

吴宣仪从厨房里大吼道

7.

孟美岐今天一天没说话,叫吴宣仪起床的时候也晚了五分钟

“孟美岐你干嘛了今天”

孟美岐一脸痛苦的说

“Ms Wu,I dont feel so good I dont know whats happening”

“孟美岐你再演我下次不带你去看电影”

8.

“姐姐,对不起,我不会再这样了”

“乖,岐岐”

9.

吴宣仪最近发现孟美岐可能真的不太舒服

孟美岐开始不停的发呆

孟美岐以前可以离开吴宣仪一段距离但现在她离开多五步她的身体开始透明

孟美岐晚上步履蹒跚的走到吴宣仪床边

“I dont wanna go”

10.

“不会走的相信我”

吴宣仪说出这话时她自己也不相信

“吴宣仪你碰碰我”

“哦我忘了你从头到尾都碰不到我”

11.

孟美岐就趴在床边睡着了

那时她认识孟美岐之后她第一次睡觉

“不会走的”

12.

孟美岐还是消失了

在一天的早上孟美岐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再见了吴宣仪”


她尝试去抓住孟美岐手却穿透过她


13.

再见了孟美岐


我有病,你是药(3)


建筑系(腹黑)学姐x外国文学系(怂撩)学妹

甜弱智戏精文预警!

-

孟美岐第二天早上是被张紫宁叫醒的,紫宁迷迷糊糊的从隔壁床丢了本书在孟美岐被子上

“山支宝宝,你今天上午有课噢”

孟美岐被吓到整个人抖了一下

“今天是专题研习第一天不着急不着急再睡会”

“可是你下午还要和吴会长去图书馆”

紫宁又丢了本书,孟美岐终于坐起

“宝宝为了爱情加油鸭”

在孟美岐出门前张紫宁如是说道

孟美岐对于这一堂课已经精神出走了,同系前男友陆瑟做到她旁边

“美岐帮我个忙和我同组一起研究这个题目吧”

“不!”

“美岐你不帮我我就要挂科啦”

孟美岐脑子里已经想着等会要怎么样和学姐一起快活快活自然没空管人

“关我屁事”

吴会长心情好好跑到外国文学系那边的教室门口等着自己家小金毛,可是吴宣仪的视线里除了小金毛还多了一个死贱男缠着小金毛

“什么东西?呵等死吧”

吴会长再次露出招牌冷笑

孟美岐脑子已经开始过滤着坐在隔壁bb鸡的声音,心里打着小算盘想着怎么提前一点逃出去

突然在窗边看到吴宣仪在那边往自己的方向招招手,孟美岐双眼发光

“妈呀学姐老好看惹”

孟美岐偷偷的趁着教授在处理电脑ppt的时候从后门跑走了,bb鸡正想叫住她时教授的死亡视线已经聚集到他了

“学姐!不是说等会图书馆见吗?”

吴宣仪笑着摸了摸孟美岐的圆脑袋

“没啊就是顺路过来帮动漫学会来看企划,顺便等你”

傅副会长打了个喷嚏,把企划要改的地方用笔圈起来了

“你们动漫学会的房间是不是冷气开太低了,还有企划很多地方有问题我圈起来了”

孟美岐眼中现在只有崇拜之光,学姐好厉害学姐好看,学姐好看又厉害

“啊吴宣仪学姐是我的生命之光”

吴宣仪很享受被孟美岐以崇拜的目光注视,但又突然想起刚才那个死贱男

“美岐啊刚才坐你隔壁那个是谁?”

“前男友bb鸡”

吴会长内心的醋意又大了点“小金毛的初恋不是我,不过没关系小金毛以后都是我的”

“噢,我们去图书馆吧”

孟美岐看着吴宣仪毫无反应的回答,内心戏又出现惹

“学姐好像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呜呜呜我jio得学姐可能不喜欢我”

吴宣仪走在孟美岐前面拿起手机点开“学生会做法群组”

以下聊天信息

吴会长很善良“各位知道外国文系里一位外号叫做bb鸡的男同学吗”

傅会长今天也要上位“紫宁不是有个外国文学系的宿友吗”

粽子泥不批钱“我鸡到啊,陆瑟嘛外国文学系经常被人暗杀的一号大人物”
“会长你也要暗杀他吗?”

小七每年长高高“我也要帮忙!”

吴会长很善良“可以大家准备一下今晚行动,还有傅菁你的id小心点”

“傅会长今天也要上位”改名“傅菁今天也没有谋反之心”

聊天室被管理员禁言

孟美岐看着吴宣仪的背影内心十分荒芜

“学姐玩手机不玩我,是我不够好玩吗?为什么学姐不玩我?”

吴宣仪这时才发现孟美岐的低气压,放慢步伐和孟美岐并肩走

“美岐啊,我们先去图书馆然后去吃好吃的怎样?学姐请你”

孟美岐停下脚步吴宣仪也跟着停下,孟美岐盯着吴宣仪弯弯的眼睛软糯糯的讲

“学姐啊,情书可以暂时不写,好吃的也可以暂时不吃”

“但是喜欢你这件事好像不可以暂时不谈”

你的愿望


一篇过

1.

吴宣仪在早上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床边站着孟美岐,吴宣义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孟美岐有点无奈的坐在她床榻边

“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吴宣仪又往墙内缩了缩

“你管我干嘛?我来这里做我想做的事情”

孟美岐看到吴宣仪并不想理会自己,在护士来之前还是离开了这间房间

2.

“你怎么又来了”

吴宣仪又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背影出现在温室里,撇嘴

“回去吧,在这里等死干嘛?”

吴宣仪把手上的浇水壶丢在地上眼中充满着愤怒

“不用你管!”

孟美岐隔着一层玻璃看着吴宣仪

3.

“你管我管的太多了孟美岐”

吴宣仪拿着游戏手柄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眼角扫到孟美岐走进来的身影

孟美岐在吴宣仪旁边坐下,拿起另一个手柄加入游戏

“还不是你不让我省心”

“你哪天离开这里我就不管你了”

4.

吴宣仪在厨房里做饭,孟美岐帮忙从冰箱里拿肉出来解冻

“这个是要提前解冻的傻子”

“少啰嗦我只是一时忘了而已”

孟美岐站在旁边看着吴宣仪做饭调料放的分量,脸上面无表情

“你别一副死人脸看着我”

孟美岐笑了一下,吴宣仪没再说话

5.

吴宣仪摊在花园的长椅上,晒着阳光

孟美岐怕晒躲在了树荫下懒懒道

“活着可真美好呀”

“不美好”

吴宣仪的手臂搭在眼上

6.

吴宣仪躺在床上,孟美岐好像和第一天一样悠然的走进来坐在她旁边

“你做出的决定,使我很无力”

吴宣仪转过头看着孟美岐带着笑的眼睛,她摇摇头

“快结束了都快结束了”

7.

孟美岐喜欢呆在温室里看吴宣仪

“你朋友想让你回去”

吴宣仪悠哉游哉的修剪着温室里的花

“不回”

“完成我的一个愿望可以吗?”

8.

吴宣仪和孟美岐在玩游戏比谁先登到山的顶才算成功

“成功的话有什么奖励”

“我成功你完成我一个要求,你成功我完成你一个要求”

吴宣仪点点头

“好”

9.

孟美岐还是比吴宣仪快一步到山顶

“不光是为了愿望,还想再和你看看风景”

吴宣仪坐在孟美岐旁边看着夕阳西下没说话

“你一直都知道我的愿望的,你应该去实现它了”

孟美岐的说话时的声音温柔而缓慢

10.

等吴宣仪下山时她身边没有孟美岐了

“啰嗦鬼终于不见了”

后来她回到房子里也见不到孟美岐了

她在厨房里也见不到孟美岐了

沙发上没有,游戏机前没有

起床后的床边没有

11.

吴宣仪还是在安乐死的前一天回心转意了

朋友在海南开心的对她说

“你终于可以重新面对生活了”

吴宣仪想了想点点头

“是啊”

12.

“孟美岐这个人可真自私啊,撒手一走什么都不用管了”

“可我想和她一起走的时候就不停的拦着我”

“可是我啊答应了她”

“我会好好活着的”

END

我有病,你是药(2)

建筑系(腹黑)学姐x外国文学系(怂撩)学妹


甜弱智戏精文预警!


-

吴宣仪对着孟美岐散发出自己学姐甜美魅力,巧然一笑


“hi,学妹,随便坐吧”


看着孟美岐坐在了沙发上,吴宣仪坐在了孟美岐旁边


空气突然安静


吴宣仪决定自己作为一个学姐必须先踏出第一步


“美岐啊”


“在!”


“不用这么紧张的我答应紫宁会治好你的放心,我们学生会做法很灵的”


孟美岐有点疑惑的歪脖子,什么做法?学姐是个邪教?学生会是个邪教组织?孟美岐的大脑僵硬的处理着信息


吴宣仪看到孟美岐疑惑的样子,心中冷笑“这个小兔崽子是连之前我向她告白也忘了?”吴会长的心灵又受到一点打击


 “学姐紫宁就和你说了这些吗?”


孟美岐松了口气,还好紫宁没把自己陷入学姐的爱情这件事告诉学姐不然尴尬死叻


吴宣仪看着孟美岐一脸无辜的脸觉得如果孟美岐知道张紫宁说了的话,可能会因为害羞而跑走,到嘴的小绵羊可不能再逃了,吴宣仪又露出无懈可击的甜美笑容


“对啊,你有什么想补充的吗?没有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孟美岐一脸无辜还带着点庆幸的点点头


吴宣仪心中的邪笑更加的灿烂了,知心学姐露出一个关切的眼神


“你什么时候开始写不出情书了?还有为sa你要写情书呢?”


孟美岐在内心暗自答道,“遇见你那一天,我陷入爱情那一天”,当然孟怂怂是说不出口的


“昨天早上,因为我从小帮朋友写情书写的很好,然后长大了一点有人花钱请我写,现在偶尔接个单子写来玩玩”


吴宣仪眼中带着一丝名叫欣慰的光芒,还好不是孟美岐自己谈恋爱学会的
“那你现在看着我想到什么了” 


孟美岐看着吴宣仪的眼睛,她的脑海中浮现着一首诗,她想着嘴里也说出来

“There is a lady sweet and kind

Was never face so pleas'd my mindI

did but see her passing by

And yet I love her till I die“


说完之后孟美岐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吴会长内心已经炸成一朵烟花可表面上还是一脸淡定


孟美岐僵硬的移开在吴宣仪眼睛上的视线,“呜呜呜妈妈这个人用眼睛欺负我”


“我不是我没有学姐你听我解释”


吴宣仪欣然一笑伸出手摸了摸孟美岐的小脑袋


“我懂,不过你们外国文学系的人都这么会的吗?”


孟美岐再次疑惑的歪脖子,学姐你懂啥了?你懂啥了??


“不清楚”


“你看你看着我你就可以想到情诗了,你怎么会写不粗情书呢?”


孟美岐低下头嘟囔了一句


“才不是叻,刚刚是真心话”


吴宣仪听到后内心的烟花再一次炸了,不过还是装作没听到,一脸郑重拍了拍孟美岐肩膀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美岐我们下次再见吧”


孟美岐一脸受挫的样子向吴宣仪说再见,吴宣仪看着小金毛这么受伤的样子也于心不忍


“明天你上完课我去找你我们继续写情书”


孟美岐听到之后周围泛起了一种名叫心动的气息但是仍是很臭屁的说


“学姐明天下午一点图书馆见!”


抑制着自己快要跳起来的步伐孟美岐压着自己要飘上天的嘴角,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


吴宣仪倚着门框看着孟美岐的背影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屁孩”


动漫学会有人来找吴宣仪


“会长这几个企划你怎么看”


吴宣仪一眼没看,背对着那人摆摆手


“不归我管,关我屁事”


语罢带着亲切的笑容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我有病,你是药(1)

建筑系学姐x外国文学系学妹

甜弱智戏精文预警!

-

孟美岐看着面前的纸,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一样东西,她停下来了笔,孟美岐声线有点颤抖

“紫宁,我好像快不行了”

紫宁停下涂jio指甲的行动,一脸疑惑的看着孟美岐

“哈?”

孟美岐转过头眼眶里盛满泪水,她的手颤抖着把桌面上的纸举起来,一片空白

“我好像陷入爱情了,我写不出情书了”

紫宁一脸冷漠的看着孟美岐

“不过就是写不出情书而已...等等!!”

紫宁好像突然get到刚才那一句里面的重点,放下手中的指甲油,冲上前去伸手夹住了孟美岐的脸

“山支宝宝你陷入爱情了??”

“你陷入谁的爱情陷阱了??”

孟美岐吸吸鼻子,努力回想着那名女生的样子和身份

“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好好看啊”

“我今天刚收到一个单子正赶去图书馆那边找资料,一路顺畅就是图书馆人特别多,我就想吧在图书馆借完回来看吧,就在我借书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孩子代替了傅管理员帮忙借书”

说到这孟美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名叫痴汉的笑容,紫宁一脸欣慰的看着她

“那个女孩子好好看噢,我看着她我心中万般柔情,涌上心头,她很温柔的对我说学生证呢?”

“我陷入了爱情,紫宁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她,我干不了活了!!”

孟美岐抱住紫宁的手,一脸悲痛欲绝,紫宁还沉迷在自家傻孩子终于在爱情方面开窍了

“好好好,你的爱情姐妹帮你撑腰!”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

孟美岐坐直身子一脸正经的回忆着那个女孩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很好看,然后我记得傅管理员叫了一声”

“悬疑?”

她自己也不太肯定的有点疑惑的歪脑袋,紫宁在脑海中搜索着有什么叫“悬疑”的人

“悬疑?悬疑?宣仪?”

紫宁突然想到学生会会长好像是叫吴宣仪,眼睛突然发亮
“毛球!是不是吴宣仪学姐?那个长的很甜美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然后对人很冷漠的”

“前面都对但是她好温柔的一点都不冷漠”

“不要紧先帮你去治了你写不出情书的病先”

“不!我没有病!”

“放屁!”

第二天早上紫宁一早起床带着还没睡醒的孟美岐赶到了学生会办公室,在门外一脸严肃的交代孟美岐

“你的解药就在里面你自己把握好,我已经告诉她你的问题了你放心”

一脸严肃的拍了拍孟美岐的肩膀,孟美岐用力的点点头

”组织请放心“

孟美岐推开门里面还没有人,随便的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人交谈的声音,推开门的就是昨天使她掉入爱情的女孩子,孟美岐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吴宣仪就面带笑容的重新关上了门

孟美岐的手僵硬在空中,对于吴宣仪的这个举动,伤害到了孟美岐幼小的心灵

门外吴宣仪反手勾着紫宁的脖子,一脸亲切的笑容

“张紫宁长胆子了是吧?你敢把她带过来”

“不是不是宣仪,家妹陷入你的爱情陷阱啦”

吴宣仪松开手一脸震惊的看着紫宁,话说近乎完美的学生会会长也曾有过一次告白失败,那次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孟美岐这个爱情白痴,吴宣仪表示说多都是伤心事别提了

“怎么可能,她之前才义正言辞的拒绝我”

办公室内的孟美岐在吴宣仪的桌子上看到一只猫,旁边有个名牌“juju”,孟美岐对着juju笑了一下,juju不想,理孟美岐并喵的一掌拍开孟美岐

孟美岐对着juju吼了一声

“嗷”

juju转过身去

吴宣仪再次推开门进来就发现自己的办公室好像又多了一个大型犬只,看到孟美岐这么可爱无脑的样子吴宣仪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孟美岐听到笑声之后有点僵硬的转过身,挂着僵硬的笑容,僵硬的招招手

“hi学姐”